分类
华体汇网页登录网站

造血困难的思派健康何以冲刺上市?

造血困难的思派健康何以冲刺上市?对于思派健康而言,继续提升专业度与创新能力才能更好地承载起资本的厚望。文/每日财报 吕明侠当下,我国正加速进入老龄化社会,慢性病人口的日益增加对医疗健康方面的需求持续扩…

造血困难的思派健康何以冲刺上市?
对于思派健康而言,继续提升专业度与创新能力才能更好地承载起资本的厚望。文/每日财报 吕明侠当下,我国正加速进入老龄化社会,慢性病人口的日益增加对医疗健康方面的需求持续扩大,同时伴随相关利好政策的不断推动,互联网医疗行业市场规模持续高速增长,相关企业以及资本对于该领域的前景持续看好。作为成立近7年的健康管理及医疗服务平台独角兽,思派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思派健康)也于去年8月向港交所提交了招股书,正式开始冲击IPO。时至年底,《每日财报》正在梳理健康科技类公司的发展情况。五个多月过去了,思派健康上市进程如何?思派健康业绩又如何呢?亏损中夹杂风险思派健康成立于2014年,法定代表人为思派健康科技的执行董事兼总裁李继。成立至今,思派健康在一级市场上已经历了8轮的融资历程,募资总额接近40亿人民币。斯道资本、IDG、平安创新、腾讯投资等知名风投亦参与其中。在最近的一轮融资中,腾讯一家就出资8060万美元,折算人民币达5.14亿元。此轮融资之后,腾讯在思派健康的股权占比已达到27.14%。虽然从融资历程来看,思派健康可以算作是资本市场的“明星企业”,但目前仍未实现盈利。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1年一季度,思派健康亏损分别为2.42亿元、5.96亿元、10.4亿元、15.73亿元,呈现持续扩大的局面,明确亏损累计相加得34亿元。(制图:每日财报)招股书显示,思派健康最大的费用开支来自于行政开支,2018年至2021年第一季度,分别为1.44亿元、2.19亿元、3.61亿元和1.3亿元。而研发支出却仅为1822万元、2485万元、4574万元和1305万元。此外《每日财报》关注到,思派健康或与腾讯长期以来存在关联交易。比如2019年和2021年一季度,思派健康向腾讯及其控制子公司提供服务金额分别为338.8万元、410.2万元;2018年至2021年第一季度,思派健康向腾讯及其控制子公司购买技术支持服务金额分别为23.6万元、117.5万元、146.6万元和48.1万元;2020年及2021年一季度,思派健康向腾讯及其控制子公司购买支付服务金额分别为175.9万元、96.3万元。当然对于腾讯而言,虽然给思派健康大量融资,但最终还是要寻求获利退出的。另外,企查查数据显示,在冲击港交所的前一个月,思派健康母公司思派(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所有股东,已经将手中所有股份通过子公司思派健康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作为质权人出质。若不能尽早上市,以目前的经营和利润实现情况看,公司质押爆雷的可能性还是存在的。主要靠卖药为生招股书显示,2018至2020年思派健康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33亿元、10.39亿元、27亿元,2021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就达到7.65亿元。目前,思派健康有三条业务线,包括医生研究解决方案(PRS)、药品福利管理(PBM)及供货商与支付方解决方案(PPS)。其中,报告期内来自药品福利管理(PBM)的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40.9%、83.1%、91.9%及92.1%。(来源:招股书)值得注意的是,思派健康药品福利管理虽然在三大业务的营收占比最高,毛利率却最低。2018年至2021年一季度,PBM的毛利率分别为4%、5.6%、5.5%、5.7%。这或由于公司销售的特效肿瘤药物高度依赖少数供应商,导致自己在采购方面价格的把控还缺乏一定的话语权,所以导致毛利较低。而从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额来看,思派健康的供应商确实比较集中。据招股书,2018年至2021年一季度,对前五大供应商采购合计分别占采购总额的65.8%、70.5%、70.8%和67.7%。在此期间,思派健康对最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占总采购比重还达到了27.3%、27.6%、32.3%和35.0%,有逐年提升之势。可想而知,如果任一供应商出现状况,则公司的供货节奏很可能会受到不利影响。其推出的支付方解决方案(PPS),该业务会员已近一千万名,也是毛利率最高的业务,更是被寄予未来核心增长引擎厚望。至于“医生研究解决方案”业务,营收规模及占比虽然不断提升,但总体上还处于非常小的规模。2018年至2021年一季度,思派健康该业务营收及占比分别为31万元、0.2%;222万元、0.2%;3199万元、1.2%;1074.8万元、1.4%。所以从这三大业务现状上看,思派健康要么现在核心竞争力不足,要么还需要许多时间推进高利润的业务发展,变现不成熟的头衔似乎还会伴随很久。“火热”背后要冷静就赛道的发展而言,根据灼识咨询报告,2015年中国的医疗健康支出为4.1万亿元,到了2020年已经达到7.33万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2.3%。2030年预计可以达到17.66万亿元,而2020年至2030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9.2%,可见行业还是有着很不错发展前景的。需要注意的是,在广阔的市场蓝海面前,包括互联网巨头等众多企业都正在纷纷入局。2020年全年我国共注册6.1万家互联网医疗相关企业,同比增长23.3%;而2021年上半年注册数量已达到14万家,同比增长115.4%。虽然当前互联网医疗形势良好,成为众多布局企业、甚至资本眼中的香饽饽,但火热发展的背后,也需要冷思考。就看思派健康在招股书中提到,数据洞察是其核心竞争优势。但实际上,不论是对在相同领域的有着类似运营结构的零氪科技、医渡科技,还是互联网医疗的京东健康、阿里健康、平安好医生来说,数据都是最基本的支撑,也是整个大数据医疗和互联网医疗的基本支撑,所以在数据洞察这一优势上,思派的差异化打法并不明显。除了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外,从目前来看,互联网医疗相关制度法规、职业准则尚未完善,现行互联网医疗服务模式存在“以药养医”等风险。此外,药事监管、信息安全、病人隐私保护等问题也亟待解决。所以总体来看,思派健康只是赛道中的“普通一份子”,存在感并不是十分显著。对于身处蓝海行业的思派健康而言,行业的加持将远远不够,继续提升专业度与创新能力才能更好地承载起资本的厚望。